Stargaze

<我还在,也许很近也许很远>

八月的高铁开了很久,隔一段南方与北方的疏离。

三百公里散尽谈笑的风声。


何时梦过喧闹的街头和湿热的气候,

如今站在巷口,

看人海,看车流,

茶水都品不到熟悉的苦意。


还要离开多久,

还要走出多远,

才能有片干燥的空气和夜里的酣眠。


让回忆里的细节再向我靠近一些,

会更温热,会更深刻。


惯于独自来往的人居然也懂思念,

走那段孤独茫然的路程。


我很近,我只隔着一条坚不可摧的铁线。

我很远,我甚至挣脱不了这冰河的边缘。


我还在,

还沉浸在一个枯涸的梦境,

童年稚气的我离它...

我日夜期待你的光芒将我的黑夜灼毁

以为是飞蛾赴了火,何曾想过还谈不及

大抵只是叶归深渊浮萍于海,心惊胆战直至迟暮

不过如今现世有谁还如此愚笨,会将皱巴干瘪的自己献给心上人

倒不如自己来的自在


付出的多了每一次关心都是廉价品

<贺朝夕>

过堂烟雨
平俗世间
朝落夕生
一尺青潭
溺于
素琴
其声
其韵
贺朝朝夕夕
年年月月
祝岁

<meng>

近日有辞藻单调的雨
悄悄揭开斑斓绚丽的梦的一角
一束光穿过雨幕
散了我的寒
凌晨月光很迷蒙
捂在胸口的手机微微发烫
在这个虚幻梦里
我活的格外真实
呼吸鸟鸣和心跳的声音那么突兀
升入天空又坠入谷底
漫步在细雨和微风
朦胧的梦里
独存一份额头的吻温存

《我》

人当然都是自私自爱的

而我自私到唾弃自己厌倦自己

过于爱自己,宽容自己,理解自己

又讨厌自己,封闭自己,虐待自己

我喜欢表达而不是涩于出口

张扬的对立是隐藏

我隐藏自我

闭塞到理解无能,表达无力

我喜欢自己,痛恨自己

一面喜极而泣,一面掩泪抢地

我无所谓,我反复不定

我羞于开口

我渴望表达


设定 初稿

眼前有一片猩红色的海洋


在这个最寂静无人处


有一朵干枯的玫瑰


他不是那种鲜艳的红


他的红是令人畏惧的


干涸的枯萎的


他孤零零的开在那个又高又静的地方


无人欣赏就独自芳香


在一片如尸般死寂的荒地里


开着最孤寂与狰狞的骨朵


茎枝与叶都是白骨样的骇人


开着花和爪牙


伸着手和锐刺


开了落又是一生


众生在他令人作呕的气味中跪下


捧着的化成灰样的花朵让人发自心底的声泪俱下


他作为唯一的东西存在着


但是却这么的令人厌恶


信奉他不如一死了之


他把自己抛弃在这里


留下的只有屈辱的跪下的信仰

标签: 世界观

《岛》

远处,那是一座岛。

岁月在她的身上揉出皱褶

雾意四起的云低伏在前方的蓝,

定格一片深海灰鸟扇动长羽,

仰头啼鸣划破冗长的寂静清冷白沫卷起,

带着黄沙与细雨,随清风消逝而去带着珊瑚与鱼

一时喧哗,水花四漫

水中是浪花是光束是气泡

是无垠是沉默是悲伤

远处掠过灰鸟,无声而去

远处是深海,来自天上,去往地底

远方是我的慰籍,是我的孤岛

未曾记得记忆深处有如此的声响。在我心中的刻画处如此之深,抹不去。

永念,勿忘

他为我打开了世界上的另一道门,我发自心底爱他。
但是他属于凌晨的那片宇宙。

 — 1 / 3 —  >
 — 1 / 3 —  >
© Stargaze | Powered by LOFTER